经典美文

莫泊桑:两个朋友

发布于 2020-07-12

  莫泊桑:两个朋友   巴黎被包围了,挨饿了,并且已经在苟延残喘了。各处的屋顶上看不见什么鸟雀,水沟里的老鼠也稀少了。无论什么大家都肯吃。   莫利梭先生,一个素以修理钟表为业而因为时局关系才闲住在家的人,在一月里的某个晴天的早上,正空着肚子,把双手插在自己军服的裤子口袋里,愁...

阅读(0)赞 (0)

郭沫若:梦与现实

发布于 2020-07-12

  郭沫若:梦与现实   上   昨晚月光一样的太阳照在兆丰公园的园地上。一切的树木都在赞美自己的幽闲。白的蝴蝶、黄的蝴蝶,在麝香豌豆的花丛中翻飞,把麝香豌豆的蝶形花当作了自己的姊妹。你看它们飞去和花唇亲吻,好像在催促着说:“姐姐妹妹们,飞吧,飞吧,莫尽站在枝头,我们...

阅读(0)赞 (0)

泰戈尔:池畔

发布于 2020-07-10

  泰戈尔:池畔   站在二楼窗口望得见池塘的一角。   帕德拉月①,池塘涨满了水,闪耀着草绿丝绸似的光泽,拖长的树荫在水中扭动。   池畔种了几畦水芹、芋头。微斜的堤坡上几株槟榔树面对面地站立着;岸边有夹竹桃,洁白的百合花,芳香的素馨花;被冷落在一边的夜来香,像穷人一样可怜。一...

阅读(3)赞 (0)

赵丽宏:《玉屑集》池塘生春草

发布于 2020-07-08

  赵丽宏:《玉屑集》池塘生春草   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。”   这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的名句。尤其是前面那一句,“池塘生春草”,几乎成了后人称呼谢灵运的代名词。李白诗云:“梦得池塘生春草,使我长价登诗楼”...

阅读(3)赞 (0)

俞平伯:愚底海

发布于 2020-07-07

  俞平伯:愚底海   愚人掉在海里,   聪明人在岸滩上,   很有怜惜他的样子。   “朋友!说你是愚人,可是吗?”   恭恭敬敬的回答,   “先生,正是呢!”   “那么,你所知道的   比我少吧。”...

阅读(3)赞 (0)

龙应台:台湾素描

发布于 2020-07-05

  龙应台:台湾素描   回到一年不见的台湾,解严后的台湾。   之一   中正机场的海关人员翻着我行李箱中的书:丛维熙的《断桥》、谌容的小说集、冯骥才的《三寸金莲》……。他面无表情地说:"这些书不能带进去!""为什么?不...

阅读(3)赞 (0)

吴伯箫:夜谈

发布于 2020-07-04

  吴伯箫:夜谈   说不定性格是属忧郁一派的,要不怎么会喜欢了夜呢?   喜欢夜街头憧憧的人影。喜欢空寂的屋里荧然的孤灯。喜欢凉凉秋夜唳空的过雁。喜欢江船上眠愁的旅客谛听夜半钟声。喜欢惊涛拍岸的海啸未央夜还訇磕的回应着远山近山。喜欢使祖逖拔剑起舞的阵阵鸡鸣。喜欢僻街穷巷黑阴里接...

阅读(2)赞 (0)

萧红:最后的一个星期

发布于 2020-07-02

  萧红:最后的一个星期   刚下过雨,我们踏着水淋的街道,在中央大街上徘徊,到江边去呢?还是到哪里去呢?   天空的云还没有散,街头的行人还是那样稀疏,任意走,但是再不能走了。   “郎华,我们应该规定个日子,哪天走呢?”   “现在三号,十...

阅读(4)赞 (0)

史铁生:预言者

发布于 2020-07-02

  史铁生:预言者   迷迷荡荡的时间呵   已布设好多少境遇!   偷看了上帝剧本的   预言者,心中有数。   因之一切皆有可能   而我只能在此,像   一名年轻的号手,或   一位垂暮的琴师。()   应和那时间借以铺陈的   音乐,剧中情节,或   舞中之姿,以及预言者...

阅读(4)赞 (0)

钱钟书:吃饭

发布于 2020-07-02

  钱钟书:吃饭  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,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,其实往往是附属品。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,正如讨阔佬的小姐,宗旨倒并不在女人。这种主权旁移,包含着一个转了弯的、不甚朴素的人生观。辩味而不是充饥,变成了我们吃饭的目的。舌头代替了肠胃,作为最后或最高的裁判。不过,我们仍...

阅读(1)赞 (0)